Thursday, October 12, 2017

僑根

我到北京街頭買水果,一開口店員就客氣的問:
「老兄從台灣來?」

我去到台北街頭問路,一開口路人就友善的問:
「老兄從廣東來?」

除了要好好檢討自己的國語發音之外,我還以為:
「生於斯, 長於斯。」

於是我回到生長的西貢堤岸,
熟悉的中文學校、戲院、酒家、廟宇、商店,
全都改成了越文,
GPS 確定我沒走錯地方
但眼前所見却說服不了記憶

我的根在哪?

不久前才吃了月餅,下月就是重陽
小時老爹總㑹帶一家人到廣肇墳場掃墓
替爺爺褪色的墓誌銘上漆時他都會着我默記:
「盧祥義 廣東省 花縣 羅洞村

老爹名福字永根,他不大喜歡說話
我多年前遠走他鄉時他也沒有對我說什麼
去年他臨終前身上插滿管子也說不出什麼
可能他早就預知,也早在我記憶中播下種籽:



Monday, December 12, 2016

Monday, September 19, 2016

當我老到忘掉大半生的時候,

祈求我還會記起這段流金歲月,

即使是偶然。。。